新聞頻道

  • 新聞稿
  • 公司動態
  • 行業新聞
  • 傳媒查詢

集團概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新聞稿
人大代表、兒童專家齊聚北京 呼籲立法給家長六一放假    2013-05-12

2013511日,北京裕龍國際酒店迎來了一場特別的會議。

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青鳥種子牽頭,爲討論及推動“六一半天假”立法、探討兒童節父母陪伴等問題的公益高峰圓桌會議在此舉行。據了解,著名少兒節目主持人鞠萍、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副理事長李啓民、政府機構代表姜繼爲、福建省人大代表李振輝、法律專家劉會麗與夏志澤、公益組織代表李新民與吳垠、學校代表高俊梅、家庭教育專家牛琳、人類學專家劉詩伯、心理學專家黃小梅等十余位代表參與了討論。

六一半天假  源于對孩子成長的思考

再過十多天,便將迎來我國第64個六一兒童節。衆所周知,良好的家庭環境、父母的陪伴有助于兒童身心健康成長。然而實現這個目的,不僅僅需要家庭、父母的努力,更需要整個社會、政府、教育機構、各類組織的協調一致。而立意爲孩子健康快樂成長而設立的六一兒童節,更有其探討的代表意義。

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副理事長李啓民在現場表示,兒童節不僅應該給孩子放假,還應該給家長放假。“增加給家長的半天假期,可能會增加更多的家長和兒童之間的親和感,促進孩子的全面發展。”而對于六一節孩子們普遍的各種活動安排,李啓民表示,“把孩子聚集起來搞很多活動,若是被動的參與者,將對孩子全面的健康成長發展沒有好處;若是孩子自主參與當中,則可以鍛煉他的人際交往、生活能力、生活方法,甚至包括如何自我保護。”對此,北京望京南湖東園小學校長高俊梅也表示了認同,她在學校所作的“六一兒童節孩子們最喜歡什麽樣的慶祝活動”的問卷調查顯示,選擇體育競賽和參觀博物館的占前兩位,選擇文藝表演的人很少。因爲孩子們不願當觀衆,而要當參與者,在過程當中找到自己的價值觀。因此,“六一必須搞慶祝活動,因爲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之中,他可以在活動中形成自己的性格習慣,包括人生的價值感。但是怎麽選擇最有利孩子成長且是他們最喜歡的。”

對于給孩子安排六一活動的問題,作爲公益組織代表的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項目部副部長李新民也表示,公益組織強調活動的理念爲兒童參與式。參加和參與不同,參加是被動的,參與是主動,需要變被動爲主動。六一兒童節的時候,如果一個學校設計活動,讓孩子由原來的客體變成主體,由被動的參加到主動的參與,只要孩子自身真正的開心和快樂,那麽實際上就是達到了六一兒童節的本意。因此,“公益組織在設計兒童活動的時候,也要強調恢複兒童的本性,要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裏明確指出的兒童優先選擇考慮的問題,蹲下來和孩子平視,看他們真正需要什麽。”

而作爲政府機構的代表,北京市朝陽區教委副主任、《思維教育導論》作者姜繼爲對六一給家長放半天假表示了認同。兒童節的設立,背後體現的是父母和兒童的基本權利保障問題,全社會都缺乏這樣一種機制。因此,“六一給父母放半天假,是非常必要和人道的,應該大力的呼籲和推進。

立法保證  爲兒童節正名

目前,根據我國《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的規定,兒童節當日,不滿14周歲的少年兒童放假1天。而其中放假的群體並不包括兒童的父母,由此造成了孩子放假在家,父母卻疲于工作無暇顧及的尴尬現象。因此,兒童節也被一些網友戲稱爲“折翼的天使”。

近年來,關于“六一給家長放假”的討論聲此起彼伏。早在09年,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人大代表劉紅宇便呼籲應該將“兒童節給14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家長放假”立法;2011年,廣州天河的兩位媽媽在鬧市舉牌征集簽名,要求“六一”放假陪孩子,由此博得“舉牌媽”的稱呼;20125月,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青年種子聯合了30多位企業家、行業協會代表及媒體等在廣州共同簽署了“六一半天假•愛心公約”,承諾企業“六一”當天,給有14歲以下孩子的員工放半天假。此舉引發了社會各界廣泛的關注,“六一半天假”的社會呼聲也達到了一個高峰。正是在如此強的社會需求的基礎下,長期關注這一事件的人士希望藉著今年“六一”是假期的契機,推動“六一半天假”立法,以法律手段保障兒童應有的權益。

福建省人大代表、青蛙王子(中國)日化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振輝對此表示了支持,並在2012年從自己的企業開始施行六一給家長放半天假的規定。“放假之後,企業的氛圍和凝聚力更高了,工作效率也提升了。員工發自內心做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即讓企業的經濟效益得到了更高的回報,也切實體現了企業關懷兒童健康快樂成長的社會責任。”李振輝也在用實際行動推進“六一半天假”的立法事業。

知名的公益律師劉會麗也支持“六一半天假”立法,並提供了專業的意見。她認爲,無論是民意上還是社會物質基礎上,北、上、廣等大城市的立法條件都已經成熟,可以起到表率作用,並最終在整個社會上進行推廣。著名律師夏志澤則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認爲,“六一半天假”立法的具體操作很難,但仍然需要不斷的去推動。不同的層面不斷的進行呼籲,最終發揮綜合作用,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中山大學文化人類學博士劉詩伯也表示,難度其實並不是想象的那麽大,可能真的有難度,但如果有社會各方面的推動,實現立法的目標也是可行的。

中央電視台著名少兒節目主持人鞠萍也在現場呼籲,不僅僅要重視如端午節般有民俗淵源、曆史沉澱的傳統節日,也要重視像兒童節這樣“年輕”的節日。

期望以愛之名  呼喚父母的陪伴

“六一半天假”能否立法,尚未可知。但就本次會議中所獲取到的信息來看,推動“六一半天假”立法有其法律層面上可行的基礎。然而,在這群推動“六一半天假”立法的社會知名人士看來,立法只是一個手段,而呼喚父母更多地關注孩子、陪伴孩子才是最終的目的。因爲,父母的陪伴對于孩子的健康成長而言,有著太多必須的理由。

“知心媽媽”牛琳在現場強調,爸爸的陪伴更重要,“因爲現在孩子小的時候有媽媽,幼兒園也是女老師,孩子長大也是女老師。”而在一份針對孩子的關于“希望爸爸媽媽誰來講故事”的調查顯示,希望爸爸講故事的孩子多于媽媽。所以爸爸應該帶孩子走出去,走進自然、走進人群、走進社會。除了語言上的陪伴外,爸爸的如擁抱等肌膚上的接觸也是陪伴的一種。而時間上的陪伴,其本質就是生命的過程。

知名的心理學專家黃小梅也表示,父母全身心的陪伴是孩子生命中最好的禮物。而這個陪伴是建設性的親子關系,孩子將因爲父母的陪伴而愛自己。“太多的家長以愛的名義在傷害孩子,我們要讓家長明白做怎麽樣的表率,六一給家長放假可以考考家長。”

作爲本次活動的發起者,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青鳥種子創始人兼執行長吳垠在活動最後說道:“六一立不立法,或者那天能不能放假,這是我們希望能夠找到的一個點,啓發大家思考陪伴的問題,我們的目的也是爲了使得大家意識到陪伴的重要,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重視對孩子的陪伴。”

總而言之,呼籲父母的陪伴才是終極目標,而在當前的大環境之下,或許立法是一個最佳的選擇。